专访国际布克奖得主韩江 韩国女作家和她的《素食主义者》

国际布克奖官网信息

2016年5月16日晚10:00(北京时间5月17日晨5:00),2016年度国际布克奖在伦敦揭晓。46岁的韩国女作家韩江(Han Kang)凭借小说《素食主义者》(The Vegetarian)成为赢家,这本书的译者、28岁的英国女孩狄波拉·史密斯(Deborah Smith)将与其分享总共5万英镑的奖金。出版该书英译本的,是独立出版商Portobello Books。

这是韩国作家首次入围国际布克奖。同时获得最终提名的,还有诺奖得主奥尔罕·帕慕克等大腕作家。《素食主义者》是韩江首发于2004年的作品,由该小说改编的同名影片曾入围2010年的美国日舞影展“最佳剧情片”奖。该书的英译本2015年1月在英国出版后,迅速登上伦敦《标准晚报》畅销小说第二位。这也是韩江的第一本被翻译成英文的小说。

《素食主义者》这个小说由三个部分组成,每一个部分由三个声音通过不同的视角做叙述。故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一向本分的韩国媳妇永惠(Yeong-hye),受到一次梦境的刺激,某一天忽然下决心戒掉肉类,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。她的这一决定令其身边的所有人都诧异不已。永惠的举动其实象征了她对于韩国守旧传统的叛逆。而随着故事的发展,她的颠覆行为愈演愈烈。种种由暴力、羞耻、欲望所驱动的行为,逐渐将一段原来再正常不过的伴侣关系推向令人恐惧的方向。早在2004年该书在韩国出版后,就因其探究人类内心压抑的疯狂与伤痕而备受关注。

2016国际布克奖结果公布后,国际布克奖评委会主席博伊德·唐金称:“《素食主义者》是一本令人过目不忘的小说,极有力量并且富有创意,它获得2016国际布克小说奖当之无愧……由三种不同声音、通过不同的视角做叙述的这部精炼之作,以忐忑又优美的笔调,描绘了一个普通女性对紧紧束缚自己的所有守旧传统与思想的抵抗。在一种既抒情又撕裂的文风之下,作品揭示出这种强烈对抗对于女主人公和她身边所有人的冲击。”

他表示:“这本凝练、精美而令人不安的书将长久萦绕于人心,甚至潜入读者的梦中。狄波拉·史密斯精准的翻译,恰好对应了小说每一处峰回路转的美丽与恐怖。”

韩江

目前,韩江在首尔艺术学院教授创意写作课程。她也是韩国十分活跃的小说家。在此之前,她曾经获得韩国文学小说大奖以及韩国文坛的李箱文学奖。

《素食主义者》的译者狄波拉·史密斯7年前才决心开始学习韩译英,并因此移居韩国。她创办了非盈利出版社Tilted Axis,专注于译介来自亚洲和非洲的文学。除了《素食主义者》,狄波拉还翻译过韩江的另一部作品《人类行为》(Human Acts)。值得指出的是,狄波拉是通过推特获得翻译《素食主义者》的委约的。

在今年,国际布克奖的评奖规则有不少变化。最大的变化是与英国《独立报》主办的外国小说奖合并,改为每年评奖(原来每两年评一次奖)。此外,原评奖对象是一位作家及其所有的作品,现在评奖对象变成为单部虚构文学(也可以是短篇小说集),并将重心放在翻译文学上。国际布克奖评委会主席博伊德·唐金此前曾告诉腾讯文化作者,英文小说在全世界占有惊人的市场份额,这也导致外文小说在英国市场长期低迷。评奖规则改变,是希望让读者能更注意选择极多的翻译小说。有这么一个奖,出版商会在外文小说翻译领域投入更多。

在2016国际布克奖结果公布当晚,国际布克奖组委会还公布了翻译小说在英国的最新数据:尽管目前翻译文学在全英文学份额中只占3.5%,但在图书出版市场整体下滑的背景下,2015年,英国市场共售出了2500万本翻译小说。2001年,这一数字还只有1300万。

澳媒:在中国当一个素食主义者已不像以前那样困难

原标题:澳媒:在中国当一个素食主义者已不像以前那样困难

澳大利亚新闻网2月4日文章,原题:在中国要成为一个素食者所面临的困难 中国菜风靡世界,但有一个群体对它感到苦恼:素食者。在中国,不论哪个菜系几乎少不了肉食。

67岁的张秀艳女士因为肠胃原因不能吃肉,长期以来她对在中国当一个素食主义者的苦恼习以为常。她说:“每次我到外面吃饭,都会叮嘱他们不要在汤里放鸡肉和鸭肉,也不要在炒米饭里放猪肉。”她表示,有时候这只是一个沟通问题。“比如,当他们端上来的四季豆,上面会有一些肉末。我问:‘为什么还是有肉?’服务员会看一线然后说:‘这应该没什么啊!’”

这种现象在中国相当普遍。北京市民赵女士对饭店在这方面也颇有微词。她最近与友人去中国东北旅游,发展在那儿做一个素食主义者比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难,她表示那里没有一道菜是不放肉的。

这对来到中国的外国素食主义者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来自澳大利亚的茉莉(Jasmine)也在中国的饭店遇到相同的窘境。她说:“当我告诉人们我不吃肉时,他们会问我是不是穆斯林。我觉得这有点可笑。”

茉莉说:“通常我不会告诉人们我为什么不吃肉,如果问我就说因为我热爱动物。我不想让人们觉得我是在影射他们不喜爱动物。”

对茉莉而言值得庆幸的是,由于受到佛教的影响和对素食生活的提倡,北京的素食餐馆越来越多。

随着经济的增长,中国人消费肉类的数量也迅速增多。但中国人均消耗肉类的数量仅是澳大利亚人均的一半。专家担忧如果中国人消耗肉食的数量达到西方人的水平,将会给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影响。近年来中国素食主义者的逐步增多,约五千万人,占中国14亿人口的不到4%。然而,在澳大利亚11%的人口是素食主义者,在印度达到40%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人们对待素食主义的态度也随之改变。

张秀艳女士表示,因为素食主义者的人数逐年增加,为迎合顾客的需要素食餐馆也越来越多。现在在中国当个素食主义者虽然还有些苦恼,可也没有以前那么难了。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