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信因果

修学佛法,不能不相信因果,不信因果将会给自己制造烦恼、带来痛苦、造成毁灭。

果报通三世,你看不到因果报应,是因为你粗心大意,如果你是个修行人,很诚敬、很细心,一定能体会得到。

人活在因果里,你做每件事,都是立刻就受报,‘错误必生烦恼’──你只要有错误,立刻就有烦恼。好像有人专门在一旁辅导你、教育你、不要你犯错似的,所以当自己犯错受报时,那是大大的荣幸,那是好事,不要气馁。曾经有不少学法的朋友说:没学法以前,做了错事还没关系,现在一做错,马上倒楣。

因果有时可以求证

譬如现在住的公寓,并排或上下两户规格是相同的。一户是用劳心或劳力的血汗钱所购买的,另一户是用昧良心,做坏事的黑心钱所买的。两户的格局相同,但是室内的气氛却不相同。用黑心钱买的房子,里面灯光暗淡、晦涩,不开朗、不调和,有点阴惨惨的。他如果感觉不对,再换个房屋,搬了家仍是一样,因为他的钱来得不道德、不仁不义,所以住下来便不顺畅、不健康。不只是他这一家,任何一个人用黑心钱去买房子住,都有这种现象。他家的小孩子会跟他越来越不调和,原来是很乖巧的,现在处处跟他作对,为什么?因为人人都有佛性,在表面意识虽感受不到什么,但由潜意识里会感受到他父母的行为拖累了他、玷污了他,于是发生了反抗的意念,为什么反抗?很多人自己也莫名其妙,但就那么自然地发露了。

很多人不信因果,等报应到自己头上来的时候,才知道可怕,那时已经晚了。历史上有很多因果报应的记载。

万事万物都是因缘的聚合,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因缘的网状交叉所形成的。我们人人都活在因果里。凡是不信因果的人,对自己的生活、生命就处理不好,处理不好,便遗祸给他的后代,想想这是多么愚昧的事,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因果。

信佛的真实语

佛法是不是迷信。最好的办法是看那些有学识、有道德、值得你尊重的人,看他是不是信佛?如果他信佛、学佛,你就跟进,那是不会错的。因为佛法无量无边,人生有限,无常迅速,如果等你研究透彻以后才去信,可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比如意大利的物理学及天文学家伽利略,他首先发现太阳黑子,证明地球绕日运行;波兰的天文学家哥白尼首创地动学说,著《天体之运行》一书,此二人皆因触怒当时的教廷而冤死狱中。佛陀在二千五百年前,就说世界有恒河沙数那么多。佛陀又指着一杯水说:这里面有八万四千只虫……那时候没有天文学,没有天文望远镜,没有电子显微镜,谁会相信有恒河沙数那么多的世界?一杯水里又怎会有八万四千只虫?当时的恒河中,死牛、死马、死人……都往河里抛丢,若讲细菌何止八万四千?经过二千几百年以后,今天科学不断的演进,人类发现宇宙中的银河星系,据说有四万个以上,还有些科学家却说:这些只是零头。我们暂且不说宇宙的银河系有多少,就以我们住的这个银河系来说,只看正面的星球就有二千万个,如果拿二千万再去乘以四,加上几个零,那岂不是超天文数字了吗?《华严经》所说的梵网世界道出了佛陀的宇宙观,尚如你想要完全研究明白以后再去相信,那怎么可能呢?

我们要相信佛陀的真实语,因为佛陀所说的话,不但是合乎科学,而且是超越科学的,不必一定要等懂了之后才去信,只要看看那些学问、道德比我们强的人,他们都已经相信,而我们为什么不跟进呢?

正信因果,信佛真实语,净化心灵,这是学佛的基础。乘年轻力壮,好好了却生死大事,一旦衰境来临,手足无措,那就晚了!

因果是世界上最公正的裁判员

人和人之间有善缘、恶缘、情缘、恩缘,在我们的生命体当中,就像流不断的水一样。因为我们有思想、语言、行为,曾经的造作如同种子,今生遇到缘就结果了。

我们知道了因缘果报的道理,就不要总是埋怨领导不公平,上天不公平,这个不公平,那个不公平,总觉得自己受委屈。实际各有前因的,都是我们自作自受的。你想想,世界上还有比自作自受更公平的吗?因果丝毫不爽,是最公平的。

知道了这个道理,我们就要甘愿做、欢喜受了,不要有那么多的埋怨。佛说人生要积极向上,相信只要按照佛的教导去做,就能改变我们的命运。

常常说因缘果报,因和果是两头,中间要有缘的。就像今天大家来这里听课,你有一个善的愿望,想到寺庙里听佛法,同时你又创造了来这里的条件,比如安顿好家里等等,这样果才会出现,才能听到课的。以此类推,我们过去生中种的因,今生也是要遇到缘,果报才会产生的。有些人老埋怨:“你看那个人作恶多端,但是人家现在就有钱花,花也花不完。你说我一天辛辛苦苦,又善良又做好事,一天穷得当当当!”

实际,那个作恶多端的人,他以前修的善业现在因缘成熟了,所以才来受那种果。而现在作恶多端,又是种的未来的因,果报还没有成熟。你穷得当当当,现在修善种的是未来的因,果报还没有成熟,所以不要着急。

“假使百千劫,所作业不亡,因缘会遇时,果报还自受。”不要着急,迟迟早早地,只要你有善的因,遇到善的缘,一定会有善的果。不要有侥幸的心理,说我作点恶不要紧。因果是逃脱不了的,你作点恶一定会导致你未来受苦报的。因果是非常微妙的,但我们却很少去认真地思惟。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