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更有价值的选择

吃素,对我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因为父母都吃素,所以自然而然我出生就吃素。吃素对我来说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?坦白说,小时候的我不认为是件幸运的事。因为很多吃东西的场合你都和别人不一样,在团体生活中显得格格不入。尽管爸妈给我的道理我都能理解接受,但依旧没改变格格不入的状况。唯一的优点是吃素让我变成很有话题性的人物,让别人印象深刻,但也因此关于吃素的论战在我生命中不断发生,”你吃素是因为信佛吗?””吃素为什麽不吃葱蒜?””如果在荒岛只剩下肉可以吃,你吃吗?””吃素吃鱼吗?鱼只喝水耶!”。小时候的我面对这些问题不以为然,发现也解释不清楚,所以我都一贯回答:”我不喜欢吃肉”,似乎把问题推到喜好上,别人也不好反驳甚麽了。

再长大一点,离开家裡,吃素不再是因为给父母交代。有些朋友为求方便,放弃吃素。我又重新想了一次关于吃素这问题,我给自己的答案是:如果认为这是对的事情,为什麽要花时间刻意的去跟别人一样呢?吃素的不方便依旧,但是与人的来往似乎没自己想像中的困难,大多数人还是能体谅你,找能吃的一起吃。因为从来没吃过肉所以也说不出吃素改变了我什麽,但是它却让我无意中躲过几次食品安全危机。

慢慢的,我身边有一两个朋友也开始改吃素了。我吃素这件事,并不会刻意推荐朋友吃素,或反对他们吃肉。我惊讶的问其中一个朋友,为什麽在家中没有人吃素的环境下改吃素?印象很深刻他是这样回答我的:”不难啊,我跟我父母说我许了愿,现在开始吃素。”原来,吃素只是一个选择,加上给别人一个说法。

“你吃素,牛也吃素,你们之间有不一样吗?”几年前有人问我这问题,当时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该怎麽回答。大学毕业后,我在哈佛大学的《正义》课中找到了答案。人的价值在自由选择,不同于生物,生物只懂得生存和繁殖。只有人可以思考、选择、判断、付诸行动。原来我和牛不同,我的吃素是我的选择,而牛的吃素是为了生存。如果身为人,你只做到生存和繁殖,那麽你和其它生物无异。虽然身为人,但我们并不是永远都有自由选择的机会,只有在无关生存、繁殖时,你的选择才格外有价值。人想要”生存”可以甚麽都吃,吃素可有可无,但在可以生存的条件下,选择了吃素才突显了这个决定的价值。

儒家说择善固执。何谓善?孟子说:”可欲之谓善”,当你看到行动不便的人过马路,觉得不忍心,想上去扶他一把,这就是”可欲之谓善”;这个人和你没有利益关系,而你看到这情形,感觉想要帮助这就是”善”。也许有人会问,吃肉也是”欲”就不善了吗?我觉得吃肉的”欲”更多的时候是”惑”。相信你在动物园看到动物的时候不会说:”你看!!你看!!那隻小白兔看起来好好吃喔!”,孔子说:”爱之欲其生,恶之欲其死,既欲其生,又欲其死,是惑也。”陷入一下子觉得它很可爱再过一下又觉得很好吃的前后矛盾。而”固执”则是”择善”后付诸行动。哈佛课堂上的思考、选择、判断、付诸行动被儒家”择善固执”四个字给说完了。

与其说人的价值在于自由选择,不如说人因为”择善”而有价值。对我来说,吃素是一种选择,一个让人更有价值的选择。
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