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佛法护持一场与病魔的战斗

学佛了,知道生老病死是没有人能逃过。可当真遇见时,我们真能如理思维,淡然面对吗?下面我讲述一位师兄用佛法与病魔战斗的故事,一个师兄学佛成长的故事。

这位师兄是我们同喜三班的法之师兄。我在读书会就认识了她,因缘的安排我们成为三级修学的学员。

在读书会上,通过法之师兄的分享,知道她是一名妇产科医生(在进班后进一步相互了解,她是一个医术很好的医生)。后来她得一种病(乔本氏脑病),此病发生的概率是十万分之一。她由此差点瘫痪,差点没命。是她前世积攒佛的福报,她认识到可能是自己杀生太多,所以才有此果报,于是向单位申请转成教学岗。后面,她奇迹般恢复了正常生活。听到她的事时,我是一个不懂佛法,误会佛法的人。对她于说什么果报,什么转好岗不再杀生病转好等,我没相信多少。那时我不信因果,更不信三宝的加持力。

在读书会的浸泡,我走进佛法神圣的殿堂,我们成为同门同班师兄。在短短进班十个月,我们看到她飞快的成长。法之师兄与人为善,有很强的亲和力。大家一致选举她当第一届班委中慈善班委。她是众望所归,是名实相符。

班委成立之初,有许多没理顺,没换好角色。如我管班费,那时我并没有真正承担起责任。法之师兄为班上师兄庆生时购买蛋糕,我没有主动沟通,进行资金上的对接。造成法之师兄一个人承担了所有。后面请她报销费用,她只说:“小事,不提了。”每一个过生的师兄她都用心、精心策划。如果是一个身体无恙的人,做这些不会太费力。但对于健康不佳的人就大不同。一次策划师兄过生,事后她恢复好一阵。我们知事,是远在上海的辅导员慧怡师兄细心察觉到,在赞班级共修时赞扬法之师兄,我们才“得知”。惭愧!她供养出自己的家,成为小组供修的场地。

她承担自己的责任,对自己病很少言语。法之师兄离异,儿子远在外地读大学。而她的病会时不时令她发生眩晕。这么令人担忧的情况,但她仍没说自己所处的困难。我想,她的勇敢源自于佛法。读书会时曾听到她的分享:我从小很善良,处处为他人着想,可为什么自己得怪病,想不通。她的确很与人为善,与她多次交流。听着她的一些往事,不禁心里十分赞叹,她待人太好了。她的一半,我都没有做到。

随着修学佛法的进程,十二处、无常、苦、空、缘起性空、因果等佛法正见一点点进入我们的心,同样渗透进法之师兄的身心。她对自己所遭受病痛、婚姻不再有抱怨声,而是深信因果。时时用佛法的正见调节、化解自己的情绪。

受益于佛法而自我改变的师兄不会少。可再次遇见生死攸关时,我们还能坦然吗?今年夏天,法之师兄因背疼到单位作检查,结果令人心痛,乳腺癌初期。前病未愈,大病又至。我见过她情绪低落,可很快见到仍是阳光灿烂、笑脸满面的法之师兄。她的乐观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。她的乐观、坚强在后面发生的事,更让我动容。

8月,她处理好母亲关心的事,利用学校假期去昆明找一个藏医医治。藏医是一个曾患有癌症被藏医治愈好的朋友所介绍。这期间我没见法之师兄参加早晚定课,心里有些担心不知她怎么样了。定课,法之师兄在班上是做得最好的一个,且常大力承担主持定课任务。与她通电话,她依旧淡淡说自己没事,感恩大家的关心。但我听出电话那边的她力气显得不足,因怕打扰她治疗,也不敢多说多问,心一直挂念着。

放假后第一次小组共修,她按时到达,进门的她显得很虚弱。我看着她,还是不知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

稍休息后,她说了看病大致过程(她的话证实我的担心不是无故的)。她选择中医疗法,可她也没想到会这么痛,痛得她几天几夜无法入睡;痛得她全身直冒白毛汗;痛得让她真切体会到往世被她伤害过所有人的痛。痛的过程,她独自承受,无亲朋陪伴。医生叫她多治疗一个星期,在消肿后,法之师兄就赶回家,家里还一个生病的儿子。

她虽是轻描淡写的叙述,但我已见到她的慈悲,她没有惊扰家人,没给任何一个师兄们添事;我已见到她的勇敢,整个过程独自面对,自己面临的是重病,可依然承担起母亲的责任,心念病未愈的儿子。我相信,她在儿子面前是风轻云淡的样子,所以儿子才无忧的生活。我见过,也经历过生重病的人折磨亲人的事;我已见到她佛性的提升,病痛中无一丝抱怨,相反是忏悔,对自己过往世伤害过人忏悔。若是我,会如她样吗?不,依自己过往的积累,现在的修学,我做不到。惭愧自己,佩服师兄。

她说她感到三宝加持的力量。当净旸师兄给她说所有班级都在给她回向,她感动,增添了力量。

感恩法之师兄,给我上一堂现实课,佛陀是医者,佛法是良药,导师是指导与陪伴。没有遇见三宝,您会不堪一击,除受病痛折磨外,还会受第二支毒箭不断的自我反复伤害。而现在的您因心至诚皈依三宝,精进修学,学以致用。所以佛法不是用时方恨少,而是成为您与病魔斗争的武器。

法之师兄您与病魔斗争才开始,困难与无常会在您左右。我相信您已能坦然面对,我也想让您相信,您不是一个人,我们都在您身边,更重要的是三宝一直在您身边,为您加持。法之师兄,我们是亲亲的大家庭,我们一起并肩战斗。

师兄,我们一起感恩三宝!